郭鹤年

2017-1-10 21: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6| 评论: 0

郭鹤年(Robert Kuok,1923年10月6日-),男,祖籍福建省福州市盖山郭宅村,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市。郭鹤年是马来西亚最杰出的企业家。享有"酒店大王"和"亚洲糖王"之称。郭鹤年的名字不仅家喻户晓,而且已成为财富和成功的代名词。

郭氏集团渗透到世界各地:在他的领导下,把它发展为一个庞大的商业王国。除在本国拥有众多企业外,新加坡、泰国、中国、印尼、斐济和澳大利亚等是他的主要经营范围。经营的业务也极为多样化,从甘蔗种植、制造糖、面粉、饲料、油脂、矿山,到地产、金融、酒店、产业、种植业、商贸和船运等。郭鹤年控制了马来西亚原糖市场的80%、世界糖市场的20%。70年代,郭鹤年开始进军酒店业,成立了香格里拉酒店集团。香格里拉集团已成为世界上最佳的酒店管理集团之一、全亚洲最大的酒店集团,遍布世界各地。

郭鹤年被福布斯归入马来西亚首富,华人富豪榜第四位,旗下资产最大部份都在香港,包括大量的香港豪宅、商场、酒店、办公室、南华早报集团、香格里拉酒店集团等等。他长居香港,而且积极开拓在中国大陆的企业版图。

早在1960年,郭鹤年就设立了马来西亚木板厂。马来西亚森林面积宽广,仅林业工人就达100多万人,优越的资源和劳动力条件为郭鹤年发展木材加工业提供了广阔的前景。

郭鹤年,男,香港以及马来西亚企业家,出生于马来西亚柔佛新山,以经营白糖业起家,有“亚洲糖王”之称。1923年出生于马来西亚新山市,祖籍中国福建,40年代后期,他从新山英文书院和莱佛士书院学成毕业后,曾在父亲的公司里做帮手,1949年创办郭氏兄弟有限公司。经过30多年的艰苦努力,他的郭氏集团渗透到世界各地:除在本国拥有众多企业外,新加坡泰国中国、印尼、斐济澳大利亚等是他的主要经营范围:经营的业务也极为多样化,从甘蔗种植、制造糖、面粉、饲料、油脂、矿山,一直到金融、酒店、产业、种植业、商贸和船运等等;拥有数10亿美元的资产,是马来西亚数一数二的大富豪。

郭鹤年的财富来源于糖、棕榈油、航运以及物业资产,他的郭氏集团(Kuok Group)掌握着一张巨大的公司网,而这些公司主要通过位于香港、新加坡以及马来西亚的三大控股公司进行管理。郭鹤年控制着南华早报(SCMP),它曾是世界上最赚钱的报纸。郭鹤年在丰益国际(Wilmar)持有的股份是他财富的最大来源,该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上

市公司。不过丰益国际的股价在去年出现下跌,与此同时,他位于香港的地产和酒店资产却升值了。丰益国际由郭鹤年的侄子郭孔丰(Kuok Khoon Hong)负责经营,后者在该公司持有10%的股份,从而让这位新加坡公民同样跻身亿万富豪之列。

虽然拥有白糖、酒店、房地产、船务、矿产、保险、银行、传媒和粮油等多种产业构成的庞大商业帝国,郭鹤年本人却像一位“大隐隐于市”的隐者,公开发布的照片很少,语录更只有寥寥几句。数十年来,他公开接受过的采访只有两次。极度低调的作风,为郭鹤年和他的商业帝国平添了许多神秘色彩。

郭鹤年出生在马来西亚新山的一个华商家庭。他的父亲郭钦鉴祖籍为中国福建省福州市盖山郭宅村,在六个兄弟中居小,其五个哥哥依次为郭钦铮、郭钦暖、郭钦端、郭钦仁和郭钦宝。

20世纪初,除了长兄郭钦铮留在家乡开了一家叫“万安堂”的中药铺外,其余弟兄相继来到马来亚谋生。1909年,郭钦鉴只身来到马来亚柔佛州的新山。他当过店员,也开过咖啡店,为生活而四处奔波。当时,他的四哥郭钦仁已经在新山创办了一家“东升公司”,专营大米、大豆和糖的生意。由于郭钦仁身体状况欠佳,逐步把东升公司的经营和管理权交给郭钦鉴、郭钦端和郭鹤青(郭钦暖长子)三人,在他们的精心料理下,公司业务不断扩展。

1920年,郭钦鉴与来自家乡福州的郑格如结婚,先后生下了3个儿子。郭鹤年生于1924年6月,行三,上有两个哥哥郭鹤举和郭鹤麟。当时郭家已成为当地小富,因此有能力供养子女读书。郭鹤年兄弟三人都毕业地新山英文学校及著名的新加坡莱佛士学院,良好的教育为他们日后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1942年,日本军队占领了马来西亚,郭钦端不幸病逝,郭鹤青被日军拘捕数月,东升公司被迫停业。但随着战争的结束,东升公司重新走上正轨,并很快取得了突飞猛进的成果。战后初期,马来亚消费品奇缺,当局实施物品统制。任米粮统制官的达图·翁(马来西亚前总理达图·侯赛因·奥恩的父亲)与郭钦鉴有莫逆之交,他把采购大米和粮食的工作交由郭钦鉴处理。郭钦鉴抓住时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控制了柔佛州的粮食生意。同时,他还取得了政府包括医院和军部的粮食供应权,事业蒸蒸日上。此外,柔佛州的苏丹依布拉欣也对郭钦鉴的生意多方照顾,发给他一些执照和准证,使他得以从事某些特定的生意。到40年代末,郭钦鉴已经成为新山知名的富商,东升公司成为日后郭鹤年及其兄弟创建庞大企业王国的桥头堡。

郭钦鉴热心办教育和当地华人事务,曾任新山宽柔中学董事长和福建会馆主席、新山中华公会理事,被柔佛苏丹封为准拿督衔。他于1948年12月26日病逝,政府为纪念他对新山的贡献,特意将市内的一条横衔命名为郭钦鉴路。

父母对郭鹤年影响非常大,华商韬略曾发展文章报道说:郭鹤年的母亲郑格如毕业于福州协和大学,是受过新式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郑女士对家族生意不管不学,却自幼劝告孩子要有商业道德,不要崇拜物质。在世时,她曾在铁板上刻下“儿孙能如我,何必留多财,倘若不如我,多财亦是空,不为自己求利益,但愿大众共安宁”的金玉良言。郭鹤年非常孝顺母亲,说母亲是对他一生影响最大的人。而将郭鹤年引入商道的父亲也对他有着至深影响。“由于父亲是一位商人,诸如‘商业道德’、‘诚实’、‘一言九鼎’是他经常提到的词汇,这些都对我有潜移默化的影响。”郭鹤年说。不仅是直接的道德教育,父亲也以自己的言行对儿子们进行着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本着“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理念,事业有成之后,郭钦鉴和他的兄弟们热心办学,为华人发展出力献策。日本侵略中国之后,郭钦鉴更出任新山华侨筹赈委员会主任,和家族成员积极筹款,支援祖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上一篇:陈荣炼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