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富牟其中出狱后首次公开亮相 召回旧部欲东山再起

2017-6-17 21:0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5| 评论: 0

摘要:   刚出狱时的牟其中。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消息,这是牟其中自去年9月27日出狱后的首次参加公开活动。   6月16日下午,由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公和基金主办的“公和基金2016年度公和人物颁奖礼”在北京举 ...

  刚出狱时的牟其中。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消息,这是牟其中自去年9月27日出狱后的首次参加公开活动。

  6月16日下午,由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公和基金主办的“公和基金2016年度公和人物颁奖礼”在北京举行。

  牟其中、夏宗伟共同获得2016公和年度人物候选提名。

  “如果写作民间版的中国当代史,必然有牟其中的故事。”这是牟其中获奖提名理由的第一句。

  颁奖会上,因为这两人到来,而引起了一阵骚动,很多慕名者前来问候和合影。

  牟其中说,他需要告诉外界,出狱9个月以来他都做了什么,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复业”,重振南德。

  此前在3月27日,牟其中选择出狱半年的这一天,作为南德复业的开始。这一天,一场“南德智慧文明生产方式研讨会”在北京门头沟区的一家宾馆举行。

  这里距离当年牟其中的南德宿舍楼仅有10分钟的步行路程。1999年1月7日,牟其中就是从这个宿舍楼乘车去往南德办公室的路上被抓捕。

  当天参加研讨会的80多人中,有数位南德的老员工,现在他们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南德复业筹备小组成员”,组长自然就是牟其中。

  “再一次白手起家,再一次成功,就能证明我的理论是正确的。”牟其中说,辉煌和传奇故事都是过去的。

  1、亮相

  “他的故事,在于他奇瑰的思考力”

  在此之前曾有很多论坛和会议表达了希望能请牟其中出席的愿望,但都被他一一推掉了。

  对于这次获年度人物提名,牟其中对夏宗伟坦言,他看重的并不是获得提名,而是因为这次大会的主办方里有他多年信赖的老友,他要感谢一份几十年不离不弃的信任,另外他看重的是基金会的公益性。

  “公益,这和他的性情相符。”夏宗伟说。

  评奖词里对当年的这位“商业教父”进行了事迹总结:如果写作民间版的中国当代史,必然有牟其中的故事。他的故事,不仅是数次死里逃生的传奇,或是石破天惊的手笔,而在于他奇瑰的思考力,一直尝试冲破思想的牢狱;他异想天开的创想,总是突破肉身的极限。在今天和未来,中国社会永远需要炸裂喜马拉雅的想象和意志。

  当然,人们也没有忘记夏宗伟。夏宗伟当选的理由是:“无论是显达还是困厄,夏宗伟都是他最铁心的支持者,这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堪与牟老的精神同辉。”

  在颁奖会现场,大家看到牟其中和夏宗伟的到来,很多人上前问候。

  出狱以来,夏宗伟一直在努力让牟其中能低调一些,出门会客都尽量安排在能保持私密的地方,出现在公共场所也都会带上帽子。

  2、复业

  “我们愿意再次回到南德”

  

当年的南德总部大楼当年的南德总部大楼
当年南德总部大楼的现状当年南德总部大楼的现状

  楼上的租客早已换了几茬了。对于当年牟其中在这里的故事,大多数人并不知晓。

  夏宗伟说,南德集团的复业活动是牟其中落脚北京后开始进行的。

  在去年的11月17日至19日牟其中在北京召开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员工代表座谈会。

  在这次座谈会后,牟其中正式成立“南德复业筹备小组”。在今年元旦,牟其中还以该小组的名义发布了元旦寄语。

  当年这些员工,进入南德时很多都在二三十岁,他们充满干劲,被牟其中委以重任,他们很多人坚守到南德的最后一刻。

  前南德集团研究院院长李复耕说:“时隔将近20年还能再见面,这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们非常尊重牟其中先生。”

  很多老南德员工回归后,他们的名片上统一印上了“南德复业筹备小组成员”的字样。

  夏宗伟说,还在狱中时,牟其中就常念叨陈毅元帅的那首诗: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当年曾担任南德卫星公司总经理的王德国说:“因为对牟总的信任,我们愿意再次回到南德。其实我们很多人在离开南德后都有自己的事业。”

  除了老员工,牟其中也物色了一些新人加入。

  一位上海的投资人,为投奔牟其中,把已经成熟的三家公司进行了法人变更,股份稀释,就为能够放手跟随牟其中做一番事业。

  在牟其中出狱前,夏宗伟曾一度设想,要是他能像普通老人那样安度晚年多好,这样她把他安顿好了以后自己也可以“退休”了。

  牟其中注定不是安分的人。

  出狱后,牟其中曾多次对夏宗伟说,他现在甚至有点“怀念”监狱里的时间,那是一段对他来说是“书斋式“的时光,在狱中他系统的反思、总结过去,而现在他每天忙到没有时间。

  牟其中还以陈独秀的《研究室与监狱》一文为例,说世界上只有两个地方产生文明和思想,科学研究室和监狱,“从这一个角度讲,监狱对我来说是个好地方。”牟其中说。

  3、起步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拼老命”

  如今在牟其中北京寓所的客厅里,每天都会有人向他汇报工作进展。在短暂的思考后,他依然会向当年那样给出不容置疑的答复。

  复业的真正起点,是3月27日。

  这天对牟其中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是他出狱整整半年的日子。

  自去年9月27日出狱的第一天开始,牟其中唯一想的事情就是如何进行南德复业。

  在3月27这天,一场“南德智慧文明生产方式研讨会”在北京的门头沟区举行,与会者80多人来自全国各地的企业家。在为期4天的会期中,牟其中每天连续讲述半天时间。

  经过半年的思考和准备,在3月27这天,一场“南德智慧文明生产方式研讨会”在北京的门头沟区举行,与会者80多人来自全国各地的企业家,其中也包括海归企业家和港澳的商界人士。

  在为期4天的会期中,牟其中每天连续讲述半天时间。

  “我要讲的是南德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以及目标是什么,”在第一天讲述中,牟其中就开明宗义。

  虽然已近77岁,但牟其中思维敏捷,记忆力惊人,讲述中马克思、福山、克拉克等经济、历史学家的论述观点信手拈来,这让台下众多的企业家为之惊叹。

  作为牟其中16年来的唯一代理人,夏宗伟评价牟其中说:“他是脑子跑在嘴前面的,虽然他的很多想法在外界看来是天马行空,但他有自己的逻辑和证明方式。”

  南德集团当年在门头沟购买了264套房子作为员工宿舍,在牟其中被捕后,这些房产被几家不同法院进行了拍卖。

  这次开研讨会的地方,距离当年牟其中和南德员工的宿舍楼步行只要10分钟。1999年1月7日,牟其中就是从这个宿舍乘车去往南德办公室的路上被捕。

  “狱中18年从未停止思考,”牟其中说,“我在狱中坚持锻炼、学习都是为了能跟上前进的步伐。半年来,我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让南德复业,重振南德雄风,是否能创造更辉煌的事业。”

  牟其中说,离开监狱的第一件事,他想的就是如何把南德事业推向更高的高峰,更大的规模。

  2004年,牟其中曾对探视的朋友说:“我唯一的遗憾是,被迫终止了‘智慧文明时代生产方式’的试验和研究。我已经年过六旬,时间宝贵,但身陷囹圄只能虚度时日。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出去后继续自己的试验。我相信自己能够复出。”

  在牟其中出狱时,夏宗伟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也曾表示:“对他来说,已经没有更多时间成本了。稳步向前才是最重要的。”

  三次坐牢时间加起来23年零3个月,可以说牟其中最好的年华都是在狱中度过。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拼老命。要不然我为什么要锻炼身体呢。”牟其中说。

  如今牟其中依然保持在狱中的作息时间和锻炼方式。

  4、寻路

  每集必看《人民的名义》

  在牟其中自己看来,出狱后适应社会很难,但判断形势更难。

  前一段时间,《人民的名义》大火,牟其中几乎每集必看,“这就是现在反腐形势的一种艺术体现吧,”牟其中说。

  出狱后,牟其中曾到上海,站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俯瞰上海。

  2016年9月27日出狱后,牟其中从武汉回到万州老家,随后到重庆、成都、上海等地,最后落脚到北京。这条路线也是30多年前牟其中离开万州开启南德集团的路线。

  在度过了18年的牢狱生涯后,牟其中沿着这条路,去观察中国经济的活跃区域。

  如今选择门头沟作为第三次创业的起始之地,一方面或许是为了“在哪跌倒,在哪爬起”,另一方面对喜欢“北京气派”的牟其中来说,门头沟在北京处于“上风上水”的位置。

  在牟其中沿线观察的时候,牟其中同时做的一件事就是不停的见人,不停的收集外界的信息。“几乎每天都会见不同的人,有企业家、有学者,也有慕名而来的粉丝。”夏宗伟说。

  牟其中说他要通过和不同人的交谈来检验自己对当下的判断。

  牟其中对于信息极度渴求,他将自己当年的成功也归功于对各种信息的把握。如今他依然把信息的获取作为一项主要工作。

  早在1995年,牟其中携带南德卫星到美国华尔街寻找上市机会时,第一次接触到网络,当时牟其中曾问身边的人:“我们可以在网络上取得一切,甚至面包吗?”

  回到北京后,牟其中立即购买了路透社终端,当时南德大楼大厅的电子大屏上,每天都在不断滚动更新2000条路透社新闻。同时,南德又铺设了专门用于上网的光缆,这是当时全国继中科院高能所第二家铺设此类光缆的单位。

  在狱中,牟其中保持了大量的阅读习惯。经过和外面半年的接触,虽然北京早已不是他印象中的北京,但从信息流通的角度讲,牟其中不认为自己与社会脱节了,相反他认为外面的人很多信息还不如他掌握的多。

  对于不断的会见,牟其中还有一个私心,就是希望在这些人中寻找到能和他一起再次创业的年轻人。

  5、使命

  “我们生活在一个黄金时代”

  刚出狱时牟其中说,智能手机、微信这些,自己都知道,只是不会用。他说,要学用手机,还要申请微信号。

  保持了在狱中养成的对科技信息搜集的习惯,牟其中出狱后对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兴科技都保有强烈的兴趣。

  今年4月份李彦宏出版了《智能革命》一书,牟其中读过全书后,对刘慈欣写的序言《AI时代的曙光》很感兴趣。

  刘慈欣在序言中,叙述了信息革命给人类带来的巨大冲击之后写到:“这是真正的人类解放,是向着古老的乌托邦理想迈进的一大步。2016年是《乌托邦》发表500周年,但托马斯、莫尔无论如何不会想到,他的理想会借助于智能机器实现。我很有兴趣的想,如果卡尔·马克思知道人工智能这回事,他关于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论会是什么样子?”

  对于科幻作家的这个问题,牟其中很郑重的表示:“《南德试验》一直在试图回答这样一个划时代的问题。”

  在牟其中的话语体系中,充满了对于时代大背景的铺陈。他不断强调,他的经历是随中国的改革历程前行的,如果抛除时代背景,他所做的一切也都将毫无意义。

  当年作为“首富”的时候,牟其中住的房子也是和普通员工一样,只不过是将两套间打通,房间里除了成堆的书,只有一部别人送的旧跑步机。

  在个人生活上,牟其中是一种极简主义,喜欢吃面和火锅,在他看来“这两种食物都做起来方便,煮了就能吃。”

  牟其中很难理解一些人吃顿饭花上万块,甚至认为他们很可怜。

  “人活着就得有使命,如果我更老以后动不了了,也没追求了,我不会拖累大家。”在和来访者谈到情怀的时候,牟其中如此说。

  在9个月的时间里,有很多人希望能得到牟其中的指点和帮助,甚至只希望能和他见上一面一解心中疑惑。

  有来自河南的农业创业者希望借助牟其中的名字和品牌,打造出第二个类似褚时健“褚橙”的项目;还有来自成都的创业失败者,因为经历了第三次创业失败,见到牟其中时正处于人生的最低谷。但听了牟其中的一席话,再次重拾信心。

  从深圳来的一位90后,到北京只是为了能见一眼牟其中,“我之前根本不知道他,但是在看到他出狱的消息后,我把他经历全部检索一遍,我觉得这就是传奇。”深圳这位90后说。

  有很多人问牟其中,为何一再坐牢还要一再坚持,牟其中说,从这个意义上看,他认为自己三次坐牢都有特殊的意义:第一次坐牢是为给民营企业争取出生权,第二次是为民营企业争取生存权,第三次则是争取了发展权。

  正因为这种“使命感”,牟其中在狱中时不屑于和共同关押在同一监狱的几位民营企业老板来往,在他看来有些人都是只顾私利,缺乏公义之心。

  在评价自己时,牟其中愿意引用郭沫若的一句话“这样的时代有这样的一个人;有这样的一个人,生活在这样的一个时代。”

  面对困惑的来访者,牟其中说的最多的一句是:“一个人很难碰上一个这样的时代,我们生活在一个黄金时代,大家不要迷茫,不要气馁。”

  显然,牟其中想要再造一个属于他的时代。

  而对于来访者来说,牟其中那句“人生既可超百载,何妨一狂再少年”,更像是励志的人生格言。

  6、思考

  “我在监狱里边想了18年”

  “1992年2月18日下午4时,一架崭新的图154飞机平稳地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这是四川航空公司得到的第三架干线飞机。此时,第4架正在5000公里外的古比雪夫飞机制造厂总装,而数以千吨计的中国商品正源源运往莫斯科。

  难以置信的是,策划完成这笔中俄间最大一笔单向易货贸易的竟是一位民间的企业家——牟其中。”

  这是《经济日报》1992年4月8日刊登文章《让99度的水尽快沸腾起来》的篇首语。

  在这次飞机贸易后,牟其中提出了他的“99度加1度理论”,即社会存量资产犹如烧到99度的水,只要再加1度就可以沸腾。这1度,就是他和南德的智慧经济。

  牟其中对夏宗伟说,“理论写的再好,还是要实践检验。与那些经济学家、理论家不一样,我自己发现了一套理论,我还可以自己做出来证明出来。”

  和牟其中在上世纪70年代就相识的刘忠智说,牟其中的1度理论,其实就和当下的互联网+类似,传统经济存量已经很大了,只需再加一点推动就产生巨大能量,比如现在的单车加上物联网就变成了共享单车。

  对于“智慧文明生产方式”,牟其中坚持认为自己发现了一种“新的规律”。牟其中说,出狱后他要继续他的南德试验,要在更大的范围内实践以智慧为中心的生产方式。

  早在1996年,牟其中就发表“智慧经济南德宣言”,认定人类正在告别工业文明时代,进入智慧文明时代。他认为工业文明生产方式的中心是货币资本,智慧文明生产方式的中心是智慧,是人类特有的创造出解决困难的新方法、新经验、新学问、新知识的一种能力。

  牟其中认为,智慧经济的本质其实就是今天所倡导的创新。

  对于这套理论,牟其中说:“我在监狱里边想了18年。”

  牟其中说,南德试验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把智慧文明生产方式中的企业模型设计出来,运转起来,并且向全社会示范出来。

  “就是要让这种生产方式公开接受全社会的实践检验。”牟其中说。

  牟其中说,南德第三次创业在这里开始,辉煌和传奇故事都是过去的。

  7、案子

  如果刑案申诉正常结案,或许可以收回南德资产

  夏宗伟表示,在南德刑事案件审结之后,南德集团将正式进入办公。

  封面新闻记者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官网发现,南德集团及牟其中的刑事申诉已在2015年10月21日立案,案号(2015)鄂刑申字第00185号,状态仍为“正在审理”。

  在2016年7月27日,夏宗伟被法院方面告知,关于案子的再审申诉更换了主审法官。“庭长说,‘已经立案,请再耐心等待’。”夏宗伟说。

  之后,在牟其中出狱之后的2016年10月18日,夏宗伟陪同牟其中前往湖北高法,正式接受了再审法官的询问。

  此后在今年的4月7日,夏宗伟再次去到武汉询问案件的进展,负责该案的法官回复说,案件还在等待审判委员会的意见。

  此前在2016年5月30日,夏宗伟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领取了南德案的终审民事生效判决书。

  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终审判决书判决:南德集团不是湖北中行信用证案件的当事人,与信用证没有直接的法律关系,湖北中行的信用证垫款由湖北轻工偿还,贵州交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终审判决书认定,2001年、2002年一、二审判决认定正确。终审裁定,再审查明的主要事实与一、二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关于南德案的刑事部分,2000年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南德集团及牟其中等犯有信用证诈骗罪,当时判处牟其中无期徒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夏宗伟说,在民事再审已终审判决南德集团并不是信用证法律关系的主体后,关于南德集团及牟其中的基于同一个法律事实的信用证诈骗案的刑事申诉,相信很快也会得到合法、公正的裁决。

  如果刑事案申诉能够正常结案,对牟其中来说,也意味着或许可以收回诸多南德的资产,比如南德集团当年在门头沟区的购买那264套房子,在牟其中被捕后,这些房产被几家不同法院进行了拍卖。当年南德集团开发满洲里时曾获批的10平方公里的地块,等等。

  对于未来,牟其中仍然坚信,南德有过两次空手创业的经历,新一轮的南德试验也将开始,南德仍能如约起航。

  (原标题:封面独家丨牟其中出狱后首次公开亮相 召回旧部成立南德复业小组)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