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82|回复: 0

[创业研究] 中国特色区块链 其实一点也不“区块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4 11: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节最大的赢家,不是春晚,是3点群里的耿直Boy陈伟星,“一周封神”。
  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等人人皆知的陈词滥调,上位者陈伟星自然是不屑于说的,他最耸人听闻的论点,大概是区块链能消除贫富差距———马克思列宁毕生未竟、后继未成的共产主义事业,在陈伟星这里找到了终极解决方案,那就是“均贫富”的区块链。

  所以,在技术革命上,陈伟星是区块链布道者;而在社会变革上,陈伟星也许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但陈伟星本人,似乎有点不那么“区块链”。
  一
  在区块链“封神”之前,陈伟星主要靠快的创始人的名号来走江湖————那是以AT为后盾,中国互联网史上战况最为血腥的一次火并,一天数千万的补贴额,吸引了数亿用户围观、食利。
  所以,陈伟星说朱啸虎割韭菜,我等实事求是的基层群众,是坚决反对的,我等屌丝用户,谁没薅过快、滴的羊毛?
  比起来快的的名头,在这个春节之前,区块链和比特币边缘化多了————全球最大的去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币安,也不过区区500万名用户;整个2017年,比特币交易3000万笔,也就是滴滴一天的订单量。
  所以,还有比快的创始人这个身份,更能在大众主流视野,帮陈伟星撑名头的吗?
  创始人陈伟星火气十足,但真正带着快的出生入死的CEO吕传伟就低调多了。在快的、滴滴合并后,吕传伟转型做了投资,隐身于公共视野。
  但不发言的老实人吕传伟,才是快的中后期真正的操盘手。
  早在快的A轮融资之前,陈伟星就把所持大部分股权,卖给了吕传伟。
  2012年8月,快的上线,但做游戏出身的陈伟星,赚惯了快钱,干起来打车这样的苦活累活,就有点撑不住场子。
  在内部,Hold不住员工,十几个人的团队,陆续出走,最后就剩了俩人。
  在外部,陈伟星似乎也非投资人认可的CEO最佳人选。快的天使投资人李治国,从美国找来了老相识吕传伟。三年后,当滴滴快的合并,谈起这起回报颇丰的投资,李治国再次激赏了吕传伟,“吕传伟做产品出身,是做实事的人,一直很低调。”
  虽然在某杂志的报道中,陈伟星声称,是他拍板请来了吕传伟,并给予超过他自己的优厚股权。但按照时任快的公关总监叶耘的朋友圈说法,吕传伟接手陈伟星的大多数股份,靠得是真金白银,包括卖掉美国房子的钱。
  此后,快的为陈伟星保留了创始人的身份。
  如果没有吕传伟等人的All in ,未必有后来快的几十亿美金的惊人估值。不过,从陈伟星的角度来说,他确实挣了一笔眼前的快钱,舍了了一笔可能的大钱,擦身而过,可能比从不拥有更为痛苦吧。朱啸虎恰是陈伟星的反面————快的打车上线三个月后,朱碰到融不到钱日子难过的滴滴,然后从天使轮押注,赌到了最后,成为共享出行牌局中,出手并非最早、但回报倍数却最高的大成者。
  陈伟星接受王峰访谈时说:“我没办法啊,输了啊。所以借酒浇愁去了”————他在2015年快、滴合并时借酒消愁,估计愁得不是快的卖了,而是他的快的股份卖得太早了吧。
  当然,在区块链圈封神之后,快的创始人这个身份,估计就是候补了。
  二
  区块链强调去中心化,按陈伟星的说法,区块链能引领屌丝们走向自由世界和平等社会————但显然,他在3点群里怼天怼地,把观点相异者都视为“sb”“的伐异心态,似乎一点也不”去中心化一点也不民主开放,估计在他看来,异见要么蠢、要么坏。
  当受邀进群的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提到ICO骗子众多时,陈伟星立刻开始人身攻击,“媒体上的黑社会我见多了”;“拉你进群就是让你来学习拯救一个是一个”;“你这样就是完全没有法律观念的原始人”:“现在很多记者都是违反法律的,风险比区块链高多了。”
  对于公开说ICO割韭菜是骗局的朱啸虎,陈伟星当然更不客气了,说朱啸虎想死在旧时代。甚至为了回怼朱啸虎也在割韭菜,不惜“拉自己下水”,“我实话实说,也是在传统股权投资中割过很多韭菜的人,打车的股票何尝不是?我去年也投出过超过7家超级独角兽,投个早期,然后组织一堆VC一起跟后期,几个月一轮迅速上独角兽行列。这传统股权投资的割韭菜方法有比币圈高级吗?整个区块链行业的泡沫,有全球的股市高吗?”
  当老对头慕岩把美联储经济学家魏晨阳邀请进群时,陈伟星说“美联储经济学家都来了我们屌丝还怎么讨论问题?”魏晨阳只好讪讪退了群。
  在怼异见者的同时,当然是要塑造自己的绝对权威,“我也是旧时代过来的人,混得比他(朱啸虎)帅,只不过他想死在旧社会,我想活到新世界了。”
  有趣的是,这样一个讲究信仰的区块链群,关于慕岩发币是否涉嫌借大佬虚假宣传的问题,明明各位当事大佬都在群,陈伟星连续攻击,慕岩连续澄清击,结果来来回回斗了几次,真相如何,别说围观群众,估计3点群里的数百位大佬,也不清楚真相如何,逼得慕岩声称要“起诉”陈伟星。
  讽刺的是————一个在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群里引起的小小争端,因为越闹越大,反而却要求助于中心化的国家司法体系。
  有趣的是,就在今天,3点钟群里又发生一个乌龙。被海南省政府塑为创业标杆人物的蘑菇头区块链创始人朱潘,声称看到红头文件,海南要开代币交易所,这条新闻迅速刷屏,结果当事人出来辟谣,声称微信号被盗,消息不属实。
  三
  为了彻底反击区块链割韭菜的指控,陈伟星发了朋友圈,“本人个人持有的加密货币,永不套现(法币)。真正的信仰者,绝不割韭菜,也不当韭菜!”
  这句话,我信,因为作为区块链投资界的大成者——陈伟星压根不需要再靠发币赚钱了。
  链圈和币圈也有鄙视链。
  站在顶端是比特币发明者中本聪、以太坊创始人V神(Vitalik Buterin)等开拓者,他们是币圈的上帝。
  其次则是矿机厂商,一年数百亿利润,如比特大陆,外媒报道称,比特大陆去年的盈利搞到30亿美金之上;然后是交易所,一年可能有数十亿利润,以及大矿主等。接下来,可能是各种山寨币的发币者。
  但其后的投资人,却可以超越这条鄙视链,赢家通吃。陈伟星投资了几十家链圈币券公司,包括币安、火币网、Qtum和TRON等等。
  随着ICO的火爆,币安和火币网每天有限的发币资格,变得极为紧俏。
  去年9月获得千万美金天使轮融资的币安,如今已经靠分布于近200个国家的500万用户,成为全球最大的区块链资产交易所。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币安发币费高达1000万元人民币,另外还包括发行总额5%的等值货币。
  而上线时间更早的火币网,则更有创造性的为嗷嗷等待发币的数字货币们,推出了投票机制。在最近一轮投票中,最终有10种数字货币获得上线火币交易所的机会。投票页面显示,EGCC获得3195万票名列第一。
  按照火币网的投靠机制,每投一票,需要消耗用户0.1HT,HT是火币网自己发行的数字货币,当前市值约为15元人民币一枚。如此换算,仅EGCC一家的投票费用,就高达近4800万元。
  所以,火币、币安背后的投资人陈伟星,用得着亲自下场ICO、炒币、割韭菜吗?不需要。
  而整个3点钟群里的大佬们,高雅的表示不谈ICO,不谈炒币这种低端话题——不是他们清心寡欲不爱钱,是因为他们有更高段位的赚钱方法,只要有更多原来非币圈、链圈人士知道了区块链,成为了区块链(造富效应)的信徒,他们必然会涌向交易所买币、炒币、ICO,因为这是他们仅有的分食区块链红利的机会。
  区块链的技术也许是去中心化的,但是在财富分配机制上,区块链一点也不去中心化——作为一个小白,在眼花缭乱的山寨币中,如果我要参与ICO和炒币,我肯定要选大佬站台的主流数字货币,大佬,当然也包括陈伟星。
  甚至连那些主流的数字货币,也都越来越中心化了。中本聪在设计比特币时,为区块设定了1M的容量上限,可以让个人计算机得以顺利运行整个区块链,但随着区块扩容至8M,普通家用电脑被强制淘汰,算力的把控权转移到了实力更强的矿场主手中———这正是比特大陆获得惊艳业绩的前提,而比特大陆的创始人吴忌寒,正是扩容8M的坚定倡导者和支持者。
  随后的莱特币和以太坊,创始人也都希望通过改进算法,创造出一个无法挖矿的数字资产,但都被中国人一一破解了。
  我看这事儿一点都不“区块链”。
  (责任编辑:DF20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