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4|回复: 0

[创业资讯] 土味二次元!收购A站后 快手老铁要如何与A站猴子们愉快玩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2 09: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要
【土味二次元!收购A站后 快手老铁要如何与A站猴子们愉快玩耍?】曾被誉为“二次元猴子”最好发育场所的A站,“停站”谣言已经传了1年有余,如今被快手全资收购,虽然不知道能否如其在微博上宣称的那样“想再活500年”,但起码暂时摆脱了“网站关闭”的噩梦。不过对于接盘的快手而言,为什么要收购流量下滑、亏损严重、资产为负的A站?收购A站自己能获得什么?(新财富)
  当看到快手收购A站的消息时,小编仿佛听到了次元壁破裂的声音。
  映入脑海的第一个问题是,会有人同时喜欢“乡土”的快手和“二次元”的B站吗?快手的用户跟A站的用户调性匹配吗?低头翻了下自己的手机,发现居然同时拥有A站、B站、抖音、快手多个视频App,似乎已经回答了上述问题。

  不过相比之下,小编最近明显偏爱快手,因为giao哥的土味社会rap和高飞的鬼畜鼻毛摇意外充满减压功效。而曾经出产过我的滑板鞋、小苹果、金坷垃、鬼畜全明星的二次元鼻祖A 站,却已经一年多没打开过了。
  曾被誉为“二次元猴子”最好发育场所的A站,“停站”谣言已经传了1年有余,如今被快手全资收购,虽然不知道能否如其在微博上宣称的那样“想再活500年”,但起码暂时摆脱了“网站关闭”的噩梦。不过对于接盘的快手而言,为什么要收购流量下滑、亏损严重、资产为负的A站?收购A站自己能获得什么?
  快手收购A站,只是需要面对“快手老铁和A站猴子要如何在一起愉快玩耍”的问题吗?
  1
  摇摆的A站:从进击到卖身
  翻看A站的发展史,复杂中夹杂着一丝狗血。
  作为内地第一家二次元弹幕网站,A站历次融资牵连甚广,不仅跟“独角兽”斗鱼直播有直接联系,跟奥飞动漫、中文在线、华策影视、掌趣科技等上市公司藕断丝连,还跟软银、优酷土豆交集颇多。
  资本的来来往往直接导致其经营管理层面的动荡。从创始人xilin到边锋系再到奥飞系,A站4年间3次更换实际控制人。2015年奥飞系入主后, A站趋于稳定,但其随后的3年又再次经历3换CEO的剧烈变动。
  管理层频繁更迭让A站的商业化进程迟缓。但更悲伤的点在于,成立于2007年的A站作为国内最早的二次元弹幕网站鼻祖,至今已经存在11年之久,而在不短的成长史中,其孵化出了“备用站”bilibili(简称“B站”),后又成立了“生放送直播”平台,通过引流造就了斗鱼。如今,B站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斗鱼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E轮融资,而A站自己如今却只能卖身求生。
  经营不顺的A站想要“卖身”其实早有先兆,2018年2月2日,A站官微发布微博“我想再活五百年”,并配以大哭的表情,随后网友登陆A站发现,该网站已经无法访问。事实上,由于缺乏版权和牌照,A站的经营一直处于高风险状态。
  先是在2017年6月,因缺乏《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A站影视区被全部清空;9 月又因北京市文化市场执法总队以未经批准擅自从事视听节目服务、提供非法有害违反社会公共道德视听节目内容等理由,被罚款 12 万元;11月A站出现网站瘫痪,视频无法播放的情况,整整瘫痪了52个小时。尽管A站随后恢复了服务,对外宣称是系统升级调整完成,但造成这次宕机的核心原因或许还是与A站拖欠阿里云账款有关。
  版权与牌照都与资金不足有关,而问题的累积又让A站经营状况举步维难。中文在线的投资公告显示,A站2015年的营业收入约为364万元,净亏损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营业收入约为71万元,净亏损1.46亿元。资产总额约为3626万元的A站,总负债高达1.48亿元。
  资金不足、技术跟不上、没有版权和牌照都是压垮A站运营的硬伤。而管理层动荡、商业模式不清晰,更是让A站错失平稳上升的发展时机。在摇摆中艰难前进的A站,从进击的二次元先驱变成“求卖身”的小弟;如今能被快手全资收购,起码可以暂时摆脱“网站关闭”的噩梦,投资人也能落袋为安、全身而退。
  2
  快手的“内忧外患”
  对A站来说,被全资收购实现了自保。那么,作为短视频巨头之一的快手又为什么要收购流量下滑、亏损严重、资产为负的A站呢?
  不同于普通的视频平台,弹幕网站的UGC、PGC内容让用户更有参与感,再加上弹幕的互动性,都使得二次元平台用户对其所在的社区有着强烈的归属感和认同感。A站的用户会自称“猴子”,会在弹幕里齐刷“AC在,爱一直在”。而这正是A站、B站这种二次元视频网站的核心优势:拥有处于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一代,用户黏性极高,而且消费力强。
  根据极光大数据2017年10月发布的数据,B站日均活跃用户约为1869万,A站的日均活跃用户仅为73万,两者差距已经拉大到近26倍。虽然A站的流量早不能跟B站同日而语,但A站所聚拢90后、00后用户(Z世代)的质量仍然不可小觑,其忠实度和高黏性是其他视频平台不具备的,这或许正是快手所看重的资源。
  而在这个节点收购A站,快手也可获得较低的价格。根据A站股东中文在线与快手签署的转让协议,以1.4亿元向快手出售所持A站13.51%的股权计算,A站的整体估值在10.36亿元左右。而2016年11月,中文在线宣布以2.5亿元买入A站13.51%的股权,当时A站的估值为18.5亿元。也就是说,不到两年的时间,A站估值缩水8亿元。
  不过,结合快手的近况,收购A站其实更多映射出的是其现阶段“内忧外患”的焦虑。
  首先是快手内在的变现能力需要增强。
  目前短视频行业的变现方式主要是“广告+ 电商+ 直播”,其中广告收入是短视频平台盈利的最主要方式。而电商变现则是内容创作者进行盈利的主要方式。内容创作者通过在电商平台上开店或者自营电商平台,对在内容端积累的流量和粉丝效应进行变现,实现收入对象多为快手和抖音上的“网红”。直播则为短视频平台以及内容创作者均带来收益,但直播业务仍未属于短视频平台的核心业务。
  快手CEO宿华曾明确表示,目前快手平台有三种变现模式,按重要性排序分别为信息流、粉丝头条和直播,并没有品牌广告。信息流就是在视频流中插入广告视频。粉丝头条是通过付费帮助内容发布者增加推送,这是针对内容创作者的。然而对于目前粉丝头条产品的使用量、定价标准和评估效果,快手并没有具体透露。另外就是目前快手收入占比最高的变现模式直播。快手虚拟礼物的收入与直播用户五五分成,并且直播用户收入相应的税收也会由快手负担。
  广告是短视频行业中门槛最低、盈利占比最高的业务,但快手显然在这块挖掘不够,一方面是因为它声称不太想与“不干预,让内容自然生长”的初心违背,另一方还是与用户圈层、品牌调性有关。
  根据 PMCAFF互联网研究中心统计,快手用户大多来自二三线城市及县城,用户年龄偏低、学历偏低并且收入偏低。一直以来,月活近3亿的快手都被当作农村底层生活的放大镜。而广告商更青睐拥有一二线消费能力更强的用户群体的短视频平台。
  虽然快手基数大、覆盖面广、内容更能得到原生态呈现,但与背靠今日头条的抖音相比,既没有能够精准获取用户需求的推荐算法,也没有大多来自一二线城市的用户基础,因此,快手在广告资源争夺上显然处于下风。目前,月活1.23亿的抖音已经与奥迪、爱彼迎(Airbnb)、雪佛兰、哈尔滨啤酒等多个品牌进行广告合作,而美拍也有“M计划”、“边看边买”等变现方式支撑。
  抖音的用户多来自于一二线城市
  面对现实情况,从来不运营、不签约明星的快手也开始寻求品牌升级,试图改变外界对其的刻板印象。2017年快手开始频繁投放广告,包括部分综艺节目冠名赞助、电梯地铁、楼宇 LED;邓超、鹿晗等明星在《奔跑吧》中用快手App录制短视频,并反复口播“国民短视频应用快手App,记录世界记录你”。快手想要分食抖音手中的“一二线用户”,刺激用户规模增长的意图很明显。
  虽然品牌营销“烧钱”就能解决,但品牌圈层的调性想要淡化并不容易,因为内容的生产者依旧来自原本固有的群体。4月1日,快手上“未成年少女怀孕”的内容被央视点批评,引发了一场监管风暴。快手CEO宿华为此道歉并开始整改,快手暂停了用户上传功能,并控制每日视频上传总量,清理了大量问题视频,封禁了数万个问题账户。
  Trustdata数据显示,4月快手的日活跃用户几乎跌去了20%。但是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在2018年4月短视频平台活跃用户数排行榜中,快手仍然以2.13亿的月活位居榜首;而抖音以1.26亿的月活位居第二。
  除了变现能力不够和来自监管的冲击,快手还需直面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QuestMobile发布的《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短视频独立App用户已突破4.1亿人,同比增长达116.5%。如此巨大的流量,BAT都开始躁动。百度早在今年1月就上线了一款名为Nani短视频软件,之后就是淘宝,最近淘宝内部称将在6月初上线独立的短视频应用“独客”。而在BAT对短视频的布局中,腾讯发力最猛,不仅复活微视,还倾尽资源扶持:内测就有微信朋友圈发布视频同步到微视的功能,并邀请《创造101》选手入住来吸引粉丝。此外,连爱奇艺这种主打长视频的公司,也在2018年推出了独立的短视频App纳豆。
  但最让快手担忧的对手,还是来自抖音背后的今日头条。
  在国内获取一二线城市用户受阻后,快手一度将获取更高商业价值流量的希望寄托在海外市场,但是在2017年11月抖音收购Musical.ly后,其海外用户月活超过1亿,成功实现国际化突围,给了快手沉重一击。
  快手于2017年5月正式进入俄罗斯市场后,俄罗斯也成为其国际化最成功的市场,占海外用户31%。但快手在俄罗斯的发展并不顺利,在App Store俄罗斯摄影与录像类榜单中的排名,已经由原本的第4名到现在跌出前45。快手俄罗斯版Kwai在Google play中的排名已跌至2万以下,iPhone版更是彻底跌入谷底。
  与快手相比,今日头条似乎更愿意通过投资并购来完善自身的国际化布局。先是在印度投资Dailyhunt、在北美收购Flipagram以及近期与猎豹、Musical.ly 的资本合作。2016年底至今,今日头条通过内部孵化、投资和并购的方式,在日本、印度、东南亚、欧洲、北美和南美等地区完成了全方位的海外布局。其中,今日头条的海外版“Topbuzz”已在北美Google Play新闻类下载排名中居于第一。
  此外,今日头条还构建了自己的产品矩阵运营,通过一点接入,将其旗下六大产品: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抖音短视频、火山小视频、悟空问答、内涵段子全平台分发,六大产品粉丝数据全面打通;升级后的平台将支持图文、短视频、短内容、问答、小视频等所有题材创作。
  值得一提的是,快手与今日头条都在互相抢夺对方的市场。今日头条旗下同样定位是“原创生活短视频社区”的火山小视频,2018年将发布会开到了农村。这场发布会也被称为史上最“土”的一场发布会,可以看出火山小视频深入农村、挖掘更多农村用户的目的所在。此外,主打明星、颜值的花椒直播也把广告“刷”到了农村。
  伴随着BAT的入局,今日头条产品矩阵的完善,短视频行业未来将全方位、多角度进行竞争,快手将受到不同层面的挑战。而收购A站恰好给快手带来了产品矩阵的想象空间。
  3
  打破次元壁:“土味二次元”的火花能否点燃?
  快手收购A站,首先能实现长视频对短视频的产品形态的补足,然后是用户圈层的补足,最后就是到了合并之后业务层面的结合。
  在这笔交易完成后,快手可以在其主App外再进行新的探索,而探索的领域或许就是快手如今开始涉足的游戏。
  2018年年初,快手推出了主打游戏+社交的“快手电丸”,这标志着快手开始效仿头条建立自己的“快手系”产品矩阵。
  虽然快手电丸定位是一款小游戏平台,但切入的是陌生人社交。用户初次进入电丸后,app会引导陌生用户之间做快速匹配,通过连麦加小游戏互动的方式完成破冰。在主APP的导流下,快手电丸一度在2018年3月登上了社交小游戏周渗透率TOP1。 Questmobile4月公布的数据显示,快手小游戏MAU已接近2000万,复合增长率超过200%,成绩亮眼。
  事实上,快手在2018年年初成立了一个完整的垂直运营体系,负责游戏、动漫以及相关产品。该业务线的主要任务是协同快手主App与其他产品板块做同步优化与迭代,通过算法辅助人工的方式提升用户体验。而同为二次元社区的B站已经证明了游戏联运模式的可行性,如今A站也开始在游戏联运上布局。所以,快手可以利用A站的优势开展游戏新兴业务,并与其主App的游戏直播形成紧密的合作,进一步完善其产品矩阵。
  但这仅是一种猜测,未来A站能否弥补快手的用户圈层?两者能多大程度上产生协同效应?快手能否为A站理清战略方向?能否弥合其与B站的鸿沟?目前都还未可知。
  但可以明确的是,这并不只是“快手老铁和A站猴子要如何在一起愉快玩耍”的问题,快手收购A站更像是一个信号。收购A站是快手披露的第一宗对外并购项目,就在2018年一季度,快手刚刚完成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伴随着与抖音在短视频领域的战事升级,资金充沛的快手自然需要寻找新的投资标的,来应对今日头条系的短视频产品矩阵。
  结合快手的境况,快手后续的动作才更值得期待。
  在宣布收购A站的第二天,快手又与中文在线携手,宣布在内容合作及渠道合作方面达成战略合作。中文在线手握大量网文IP以及网文平台17K,而快手有着数亿短视频用户,双方不仅可以在粉丝上互相引流,还可以在在文学IP开发、二次元内容创作等方面展开合作。
  (责任编辑:DF0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